当前位置: 首页 > 其他文体 > 原创发布

鲁迅先生的内心矛盾、丰富、真挚

时间:2022-08-14 10:49:52 原创发布 我要投稿
找人写稿请联系微信:contact-us QQ: 1239157183

从《过客》看鲁迅

人们说鲁迅是尖酸狠辣的刀笔吏,是热忱忠实的斗士,是民族之魂。人人仰视着伟人,看顶着短硬的黑发,长着一字型胡须的他批判他人,批判社会,把覆在中国人血肉上的黑暗撕开。但在《过客》中,伟人将批判的对象转向了自己。读完过客我们可以看到深刻剖析自己的伟人也是迷茫,痛苦和矛盾的,这给人们一个机会蹲下接近鲁迅先生的内心,一个普通的为民族之未来苦苦求索恰又对社会发展趋势极为敏感,清醒的人的内心。

早在辛亥革命时期,鲁迅已弃医从文,拿起笔,加入战斗,新文化统一战线分化,《新青年》团体解散后,和他走在路上的伙伴一个个消失,只剩他一个孤独的走在路上,他将生命的苦闷写在了《过客》当中。

“或一日的黄昏,或一处”设置了不明场景,只有萧瑟的土屋和老人女孩,可认为是人生的某一刻,而过客其实就是鲁迅的化身。的确,人在一生一路走来身边的场景不断变化,身旁的人也不断加入离开,什么都无法留住。只有自己一直走的路上仿佛处处相同,并无区分的需要。过客明显十分落魄,一路上经受了很多艰辛,但眼神依旧坚毅。对于已经处于中年的鲁迅来说,落日时分也很符合他的状态,生命的朝阳已经消逝,身体每况愈下,与兄弟决裂,情感不幸。他走了很远很远,也没有机会重头再来,只能在余晖里向前或者选择停下,同时,鲁迅面对着新青年的解散,面对这样仿佛彻底失去希望的中国,他也不免感到周遭的凄凉。

文章以过客为名,是从老人和女孩的视角,并不是从自己的视角,因为这样截出过客生命中的一段路既简洁又更突出他前来和行进方向的不确定性和神秘,也可能是鲁迅自认为他的求索只是困住了自己,在当时的社会,有人未觉醒,有人顽固不化,看他也只是个过客,不知他从哪来,到哪去,是过客,所以他的行为与自己无关;是过客,所以只是众多日子里平淡的一天。

开始老翁回答过客:“是的。他似乎曾经也叫过我”。老翁熟悉周围,曾经知道那前面的声音,选择了休息一会儿,但他回想起来那声音已经是记不清了,想来曾经也受到启蒙的他当时选择了一直停在了原地,驻足不前。

也许曾是革命者的老翁走进过坟,但是没走完就折回了。他是中途放弃的革命者,是迷路了的探索者。那么坟也许葬着的是曾经与他同行的死在斗争的路上的伙伴。他说不知道坟之后是什么那便是没有人知道如果有人革命成功,找到了社会的出路,那会是怎样。

对执意前行的过客来说既然没有人走完过坟,有可能就是因为坟之后依然是坟,是无尽的死亡。若坟之后依然是坟,我们可以想象过客要么像老翁一样走到内心绝望,留命返回,要么只能死在坟里,成为坟的一部分。

一路上,对女孩的一杯水和一块布过客都是说“少有的善意”,可见一路上他受到了很多鄙夷,对未涉世事的女孩单纯的善意而由衷的感激。女孩代表了中国的下一代青年,他们在鲁迅心里永远那么纯真。

此外过客更多时候是矛盾的。他不愿回转过去,因为憎恶那些皮面的笑容和眶外的眼泪,但他又不愿看见他们心底的眼泪,不要他们为他悲哀,可见一鲁迅先生的内心还是牵挂着国民的,恨其麻木不仁,却舍不得看见他们真正悲伤,所以他前行,搏一个前方,把背影留给人们,不求理解,不求怀念。

过客没有了力气想要喝点血,却不愿意喝无论是谁的血,最终甚至血里掺了太多的水。这让人更加同情已经没有力气,却拖着自己继续用笔战斗的鲁迅。

过客说我愿意休息,但是我不能,总觉得还是走好。鲁迅先生也想放下停止,但责任与使命感让他坚持,并且当时环顾四周可能没有人能做到他这样剖析社会,如果他停下,将再无人担起重任。鲁迅曾说过抗住门,放爱的人到光明处去。爱让他独自背上这沉重的压力,为中国为民族负重前行。

过客最终的选择是继续向前,“夜色跟在他身后”,这时太阳已经完全下去了。老翁和女孩也转身走进了屋里。为什么即使可能无望鲁迅的内心依然选择了前行?除了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勇敢,更多的是我以我血荐轩辕之后的辛酸和孤独。自欺欺人地“西顾微笑”向着无望前行的过客,在冲不破的铁屋子里呐喊的鲁迅,伟大而渺小,希望而绝望。

漫天星光惨淡,城东富人酒足饭饱昏睡榻上,城中衙门与菜场在判与杀,城南的狂人复又清醒当了官儿。热闹却苍凉的大地上,孑然一身的过客跌跌撞撞闯入坟地,尖利的荆棘是否会扎破他的双足,蛰伏的蛇虫是否会泄露杀机,那茫茫的路啊是否有尽头。

鲁迅先生的内心矛盾、丰富、真挚,《过客》让我们能从文字中窥得他的深沉得令人动容思想,在近代多灾的民族历史上点亮微弱却长明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