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其他文体 > 原创发布

带着温度,带着烟火气

时间:2022-03-18 09:20:02 原创发布 我要投稿
找人写稿请联系微信:contact-us QQ: 1239157183

       女人很挫败的站在镜子前,她的心乱作一团,脑子里仿佛有几十只苍蝇嗡嗡作响。她接了一捧凉水泼上,想用这种方式让自己清醒过来。

       她抬起头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怔怔的出神,水珠在脸颊上划过,落在水池里,悄无声息。

       她不理解,为什么她嫁的男人至今都不爱她;她不明白,为什么她仅仅三十岁就已皱纹满面,甚至鬓角也已生出白发;她更不知道,为什么她堂堂一本科大学生会沦落到这种地步,她曾经的锦绣前程都毁于谁手?

房间里婴儿在嗷嗷的啼哭,电话铃声响了一遍又一遍,她充耳不闻般在镜子前出神。是的,她很痛苦,痛苦到让她违背了作为一个母亲的本能。

       记忆在她脑海中一帧帧的回放,一遍又一遍,直到把她打击的溃不成军。终于,她失声痛哭,眼泪在她脸上肆意的流淌,仿佛要冲淡那沟壑般的皱纹。

      十年前,她大学刚刚毕业,未来,一眼望不到尽头,前程似锦。她的母亲,是个村妇,一辈子窝在一个乡村里,倒也算勤勤恳恳。

       大学毕业之后不久,她的母亲便为她安排了一场相亲,起初,她很抵触,她觉得自己年纪还小,不想那么早让婚姻束缚住自己。迫于母亲的威压,她答应与那人见一面。谁曾想,这次见面改变了她此生十余年的命运。

       第二天上午,她与那人约在乡镇上的咖啡馆里。不知是咖啡馆的设施让人心动,抑或是他身上缠绕的烟草味,惹得她悸动。她不得不承认,见到他的第一眼,她就慌了神。

       男人大概二十多岁的样子,很乖的长相,偏偏一双眼睛中带着疏离。她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坐正身体,说了句:“你好,”眼含笑意。良久,男人微微颔首,回了一句:“你好。”却并没有要和她握手的意思,她略显尴尬的缩回手。

       她故作轻松的笑笑,问了男人几个正常人相亲时问的问题,男人也都如实回答了,只是当时内心悸动的女孩并未发觉男人的回答不夹带任何感情。

       或许二十出头的女孩子还和十六七岁的小姑娘一样,都有一个少女梦,梦中都有着自己的白马王子。很明显,她也不例外。

       那次相亲结束后不久,男方家里已经派来了来说亲的媒人,在发展并不充分的乡村里,大家都还保留着最原始的说亲模式。媒人告诉了她许多关于那个男人的事情,或许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吧,无论是长相、性格还是行为操守,样样都长在了她的审美点上。可是,媒人并没有告诉她,男人刚刚受过情伤,且男人对她,无半点爱慕之意。

       没过多久,他们便结婚了,他们办的中式婚礼,她穿着大红的嫁衣满心欢喜的嫁给了他。婚礼当晚,她等了一夜,却未曾等到他,说内心不痛是不可能的。

       第二天,她很早便收拾好,去见自己的公婆。公公婆婆对她都很好,好到让她觉得他们仿佛有什么亏欠了自己。那个男人,那个新婚之夜放她鸽子的丈夫,此时正坐在餐桌旁若无其事的吃饭。她想从他的眼睛里找到一点点的歉意,却撞上一双毫无感情的眸子,冷若冰霜。她有点失望,却也没有再说什么。

       后来的日子里,一开始她也挣扎过,也曾努力过,想要走进男人的心里,可是,却没有丝毫进展。渐渐的,她被生活磨掉了棱角,每天上班下班,过着和以前差不多的生活。

       突然有一天,男人喝的醉醺醺的回来了。这是她记忆中他第一次醉酒,男人几乎不吸烟,也不怎么喝酒,作风良好到百里挑一,只是这样好的男人,却不爱她。她一直没有离婚,或许也是因为这个吧。

       她将喝醉酒的男人扶到床上,帮他脱掉鞋子,听到他口中呢喃着什么,好奇心促使她靠近去听,却并没有听清说的是什么。她正略有失望的抬起头时,却正好撞进他的眼眸。他一把把她压倒在床上,口中呼喊着一个人的名字,这次她听清了,她确定他喊的人不是她。

       那一夜,她初尝人事,内心却无比酸楚。尽管她以前早已从各处听过有关他上一段感情的伤痛,但当她从他口中听到那个名字时,她还是感觉很痛,却一时分不清是身体上的痛还是心里的痛。她的眼泪静静的流淌着,无声无息。

       第二天,她和往常一样起床,但身体的酸痛感却迫使着她回忆起昨晚的一切。她看了看还在熟睡的男人,内心无味杂陈,她爱他,爱到失去了自我。

       此后数日,男人再也没有回过家,而她,也一如既往的生活着。直到有一天,她开始呕吐,她怀着忐忑的心情去医院做了检查。不出所料,她怀孕了。

       在得知她怀孕消息的那一天,男人回来了,此后数月,男人尽心尽力的照顾着她,就像一个深爱着妻子的丈夫。可她知道,他只是愧疚罢了。她甚至想过,如果他一直愧疚就好了,即便是这样也很好啊。

       孩子出生后,男人确实对她好了很多,但不知为何,她还是感受不到多少爱,尽管男人处处迁就着她,却总是觉得少点什么。

       因为怀孕,她辞掉了原有的工作,孩子生下后,又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没有继续回去工作,渐渐的,她习惯了当一个家庭主妇。短短一年,生活将她折磨的面目全非。

       她站在镜子前,思索着什么,走进房间,哄睡啼哭不止的孩子。随后,她打开电脑,点开了一个被闲置在角落里的文件夹。那里面是她的简历,照片上的人是十年前的她,笑容明媚,张扬肆意。一时间,她有些愣神。

       她修改了自己的工作履历,轻轻的闭上了眼,再睁眼时,已然变成了另一种神态,她鼓足勇气向一家公司投出了自己的简历。

       之后,她翻出了那一套已经落灰了的化妆品,小心翼翼的在自己的脸上涂抹着。化完妆后,她扎起一个高高的马尾辫,穿上一件以前的红裙子,站在镜子前,十年前的那个身影与她现在的身影仿佛重合在了一起,她一时间鼻子有些酸。

      “咔哒”,门口响起了开门声,是男人回来了,自从孩子出生后,男人几乎每天都会回家吃饭。她有些慌乱,有些不知所措,手忙脚乱的收拾着她的东西。俗话说,越忙越乱,越乱越忙。“啪!”她的化妆品散落了一地,男人闻声走过来,看到了手忙脚乱的女人,一身红裙使他眼眸微亮。

       他干咳了一声掩饰着内心的波动,“放着,我来吧,”男人按住了她的手腕。女人站起身来,这下男人终于看到了她的全貌,刹那间仿佛让他回到了十年前,竟恍了神。

     “好,”女人转身欲走,“等等”,男人突然叫住了她,“你今天......很漂亮,”男人磕磕巴巴的说了这样一句话。霎那间,女人愣住了,这是他第一次夸她,带着温度,带着烟火气。

       房间里孩子睡醒了,正哭闹着。她慌忙走出洗手间,抱起孩子。如果仔细看的话,会发现她脸颊微红,眉目间也变得更加柔和了,还有那眼角带着的微微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