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公文写作 > 事迹材料

房门,开了

时间:2019-09-23 17:11:27 事迹材料 我要投稿
找人写稿请联系微信:contact-us QQ: 1239157183

随着“嘭”的一声响,房门关上了。

我与母亲的争吵是三日一小吵,五日一大吵。今天我们再次为了一件小事而争吵。气急之下,我冲回房间,顺手将房门一甩——与世隔绝。

大厅里的母亲仍然在唠叨个不停,倘若不是我知道她的岁数,还真以为她到了更年期呢。

窗户开着,高楼层的风很大。房间里挤满了风的味道。正如我此刻的心房,也挤满了嘈杂之声及烦闷之尘。许是太过拥挤,风从门缝中一丝一丝地漏出去,发出“呼呼”的声音。而我的心门没有一丝缝儿,即使外面阳光灿烂,也透不过我的心门。

窗外的白云正在天上无忧无虑地飘着,在我的眼里却是乌云密布。我想用音乐来驱除心中的杂尘,却无任何效果。

突然,一阵敲门声闯进我的耳道。暗红色的木门发出阵阵声音正在敲打着我的心门。开还是不开?我知道门外肯定是母亲,犹豫了一下,想着,算了,不开,出去肯定又是一阵唠叨,开了就等于我向她认错了。

任凭着门被无情的敲打,我再次沉浸在音乐中,心中的乌云消散了些,却仍然密密麻麻。不知过了多久,那敲门声悄然离去,还我一片宁静,也让门不需承受那敲打之苦。

到了午时,吃饭时间。我的肚子抗议着。这时,房门再次响起敲打声,我不耐烦地吼了一句,声音戛然而止。紧接着却是钥匙开门的声音。我心里一惊,诧异地看着母亲端着饭碗走进我的房间,将饭菜放在我书桌上,然后坐在我的床上,看着我。那眼神,如温柔的大海波浪冲击着我的心灵,撞进我的心房。“先吃饭”母亲的声音响起。我似乎流失了能量,听话的坐在桌前,品尝她亲手做的美味。

我低头只顾着吃,却听到母亲的声音再次响起:“下次生气可以,但必须把饭吃了。”我点点头,继续吃。

半晌,我吃完了整碗饭,饱了。推开饭碗,只见母亲端着空了的饭碗离开,还顺手关上了房门。我再次以诧异地眼光看着母亲离开的背影,随着房门的关闭,我的目光退回。

心中的灰尘及嘈杂似乎已经烟消云散,窗外的阳光射进心房,心门也开了。心中充满了母亲的温柔海的波浪。我很内疚,看着紧闭的房门,有一种冲动,想将它永远都开着。

房门,开了。

我打开房门,一眼就看到大厅里正在看电视的母亲。这种时间,她应该在午睡。

母亲也看着我。那眼神像阳光再次冲击我的心灵,将心中的乌云彻底赶走。我心中再无任何杂念。

我走到母亲身边,坐下,与她一起看电视。母亲没有任何语言,只是看着电视中闪动的画面,还不时发出笑声。我忍受不了这种没有交流的环境,踌躇了一会,我开口道:“妈妈,以后我再也不关门。”母亲仍然没有话语。她站起身,关了电视,走向她的房间。她的背影传出一道声音“好”。

从那以后,我只是偶尔一件大事才与母亲绊嘴。我的房门也永远地开着,我的心门也永远都开着,里面永远充满了阳光与温柔的海浪。房门,将永远都开着。